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
来源: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:2020-03-27 06:20:33


3月12日开始居家办公后,Wendy出现干咳症状,频率也逐渐增加。23日晚上,Wendy开始发烧,25日烧到了39度。医保的医生电话一直打不通,而出于对交叉感染的担忧,不清楚自己是否被感染的Wendy,不敢去急诊。想做核酸检测,但是由于纽约州病患“爆仓”,常规的开车检测(美国常见的核酸检测方式)一直预约不上。根据纽约3月21日的规定,目前由于试剂盒短缺,纽约州只对重症患者进行检测。期间公司的人联系过Wendy,让她自己想办法联系医生,万一出现危重情况打911电话求救。随后,她自己网购了血氧仪,以备不时之需。

Wendy告诉记者,封锁令没有强制性,如果政府判定某店铺性质为“必要”,那么仍然会允许店铺维持营业。所有的饭店虽然不允许堂食了,但仍可以外送。

纽约市的首例确诊病例发生在3月2日。不到一个月,这个数字已上升到接近4万例。

研究团队提出,在重症风险人口比例(ρ,proportion of population at risk of severe disease)为0.1%的情境下,截至3月19日英国可能已经有68%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;而意大利到3月6日可能有80%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。此前,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·瓦伦斯曾表示,60%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后就能够建立群体免疫。

然而,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。

在3月12日居家办公之前,Wendy每天早上都要赶地铁去上班,早高峰人挤着人。那个时候,纽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,而且每日递增。因为经常听到现亚裔戴口罩被霸凌的事,所以Wendy不敢在车厢内戴口罩。

利用上述模型,该团队模拟出英国和意大利在首起死亡病例报告后,前15天内的累积死亡人数。他们发现,模型结果与两国实际死亡病例增长情况非常吻合。

一天后,在一位同在纽约留学的朋友提醒下,Ella又预定了4月4日转机韩国首尔飞成都的航班。“票价又涨了,要16000多元人民币。”

“为了顺利回国,朋友预定了5张机票”

纽约疫情:一步步变得比武汉更严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