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4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住同街区 为非洲籍聚居地


侯跃男在读研的同时,还负责米理学联的一些工作。他介绍,中国使馆派发的健康包大部分是通过留学生所在学校的学联对接。物资的及时到达,让侯跃男和其他留学生同学深深地感受到祖国的关怀,但是此前与同学沟通时,他注意到有部分人面对疫情发展的态势心理压力比较大。
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称,克罗泽尔在信件中写道,“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,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值得信赖的资产——舰员。”CNN援引一位美国国防官员上周五(3月27日)透露的消息称,“罗斯福”号上已有137名舰员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,“占美国军方确诊人数的10%以上”。但讽刺的是,美国军方却将解职决定归咎于克罗泽尔“糟糕的判断力”。

据另一位领到同样包装的留学生Leo观察发现,这几个字并不是打印的,而是用毛笔一个字一个字亲手题写的,因为背面还有墨水渗透的痕迹。网友对此评论称,“手写的,太有心了,很感人。”

同样在米理学设计的留学生小雨表示,因为此前自己囤了不少口罩,所以并没有报名申领健康包,但是她说,“没想到国家说会给在外的学生提供健康包(口罩+莲花清瘟胶囊),是真的会精确到人头的收到啊。”

侯跃男解释,其实这是一首残诗,由于年代久远,流传至今原文中上半句已经缺失,而他自创的上半句与下半句其实是藏着字的,“由于我所就读的学校简称‘米理’,下半句中有‘米’字,上半句中就想对出一个‘理’字。”

尽管舰长及时预警并给出了建议,但美海军高层却为掩盖应对不力,倒打一耙搞起清算。这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在克罗泽尔离开时,舰员们给了他英雄般的礼遇。而美海军高层的“甩锅”操作,则引起美国舆论哗然。

其实当时国内的疫情也牵动着异乡的学子,家在湖北的侯跃男对此感触更深,为此自发和同学们筹集了6万多元用于购买医疗物资支援湖北的各大医院。就在第三批海外采购物资准备出货运往中国时,意大利疫情暴发,感染人数上涨迅速,短短一周时间就从一开始的个位数暴发到上千人。

北青报:有没有想要回国?

侯跃男:按照原计划,2020年5月毕业后就能回到各自的家乡,但是大家的计划被疫情打破了,4月底的毕业论文则是通过视频答辩的方式进行。没办法见到老师、在校园里拍照留念,成了最大的遗憾。

奉劝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尽早破除遮掩心态和官僚习气,踏踏实实为这场攸关美国民众与军人生命的抗疫之战做些实事吧!新华社华盛顿4月5日电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5日发布的全球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全球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首次超过10万例,累计确诊病例数已超过120万例。